脸滚键盘_shdkxnsmakd

长夜笛[叶皓,古风pa]

长安多好,一个人自己和自己就能长安,一帮人就要乱。 ——《长安乱》
所谓乱世出英雄,在这个分裂而又动荡的时代,英雄的出现是必不可少的,随之而来的是分裂,最后到来的就是战争。
天灾,人祸,任何一个对于百姓来说就足矣把他们摧毁。
——跟何况是天灾人祸。
当初老乞丐给小乞丐刘皓讲了这句话的时候,刘皓的岁数两个巴掌都能数的清,自然不明白所谓的“天灾,人祸”和“天灾人祸”有什么区别。
等到刘皓的岁数在四个巴掌左右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天灾,人祸”和“天灾人祸”的本质上的区别。 在“天灾,人祸”的时候,一个孩提可以换来十张葱油面饼,而在“天灾人祸”的时候,一个孩提连白送都没有人会要。
响雷了。
闪电在浓厚的云层间穿梭,半边天空被映照的宛如白昼。铅灰色的云层聚集起来,把闪电熄灭在了他们的身体中。
街上歪道的尸体被雨水粗暴的打击着,血水混着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污水汇成了一道细细的小溪从刘皓的脚下流过。
酒楼外挂着的红色灯笼快被暴雨熄灭,只剩下了迷迷蒙蒙的红色。
人间地狱。
刘皓也不是不会爬高,作为乞丐偷鸡摸狗的事也是没少干过。
刘皓顺势就沿着檐柱爬上去了,摘了个还未熄灭的红灯笼就小心翼翼的跳下来。
他是深信鬼神之说的,跟何况那些尸体指不定有瘟疫。 大雨还是像发疯一样的落下,让人想不起上半年却是干旱的模样。
刘皓也是就近找了个黑暗的胡同,从某个人的尸体上摸出了把短刀,灯笼就放在身边。
刘皓睡的很浅,迷迷糊糊的时候就看到一人站在他面前探他鼻息。
刘皓也是暗暗的握紧了手中的短刀以备不时之需。 “哟,睡的还挺浅。”

评论(2)

热度(11)